陈轩不解其意,正想发问,白雪媛迅速凑上红唇,在他嘴上亲了一口。
 
    然后白雪媛重新踩在油门,开动车子,嘴角含笑,故作漠然高傲的说:“这是本宫赏你的,看在你今天完美帮我解决大难题的份上,多奖励你一份。”
 
    陈轩愣住,白雪媛丰唇的香味和温软缠绕心间,让他很想采取进一步动作,但想了想,他问出一句:“开车回家,还要多久?”
 
    白雪媛怔了怔。
 
    什么跟什么呀,好好的温情暧昧气氛中,他却说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。
 
    “差不多半小时吧。”
 
    “好,我睡一会儿,千万别吵我。”
 
    陈轩话音未落,眼睛已闭上,进入冥想状态,提前今天的练功。
 
    白雪媛彻底无语。
 
    怎就碰上这样个人呐,真是一只奇怪的猪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于此同时
 
    前海市。
 
    一栋摩天大楼顶层。
 
    古香古色,考究气派的大厅里。
 
    王韵熙正同一个两鬓斑白,不怒而威的老者聊天,老者后面站着林猛。
 
    这位老者,正是王老爷子王柏涛。
 
    王韵熙说:“爸,这个陈轩,真有那么大能耐吗?我有点不敢相信,他还那么年轻啊。”
 
    王柏涛带过兵,参加过抗战,岁月苍老了他面容,但身子骨看起来仍是相当硬朗。
 
    他五十岁时,意外得了这个女儿王韵熙。
 
    王韵熙上面还有两个哥哥,都比她年长二十岁以上。
 
    老年得女,又是唯一的女儿,喜欢的不得了,他几乎把这个掌上明珠宠上了天,却也因此导致管不住这个女儿,且王韵熙太受娇宠,没几个男人可以看上眼,三十几岁了,还是单身。
 
    事业上,也我行我素,偏偏选择抛头露面的娱乐行业,苦劝不听。
 
正文 第119章 天后又约
 
    王韵熙也算有志气,刚开始,由于家族不支持,希望她碰壁回头,并未给任何支持,而她在这种情况下,很快崭露头角,硬是靠自己在乐坛闯出一片天。
 
    王柏涛见此情况,想起当年自己,也是只身背把刀加入行伍,小女儿倒是有几分自己当年风采,于是不再反对。
 
    此刻,王柏涛听到小女儿质疑,捋了捋颔下白须,回忆起中东往事,感叹道:“少年英雄,天纵奇才,着实难得一见,熙儿,以后你与他接触多了,自然会明白我所言不虚。”
 
    “接触多了……爸的意思是?”王韵熙眉头微蹙。
 
    “他是决断之人,他经小林之口,明言不想受到打扰,因此我暂时不便出面,没料到你却能与他意外结识,那你就顺水推舟,替你爸款待他吧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我已经请他吃饭了,林猛也替你送他一套价值三千多万豪宅,应该差不多了吧。”王韵熙恍然想起陈轩掏出口袋,声称没带钱的呆样,不禁想笑。
 
    王柏涛呵呵一乐,抿了口热茶,缓声说道:“差多了,差多了,这只是好的开始,爸希望你能再主动一些,深入一些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?”王韵熙挺诧异,即便是接待欧洲王室,高层子弟,父亲从没要求她这样做过。
 
    “记得我对你提到过的,凌瀚天吗?”王柏涛面容一展,答非所问。
 
    一听凌瀚天之名,林猛瞬间变了脸色,目光充满敬畏,望向窗外天际。
 
    那是个高不可攀的人物。
 
    是一剑可抵百万兵的人物。
 
    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,如探囊取物的人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