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是包括自己在内的无数武道者,一生仰望的穹顶。
 
    “武道宗师凌瀚天?”
 
    王韵熙略一思索,大吃一惊,心儿怦怦大跳,不禁肃容问道,“爸的意思是,陈轩有可能达到,凌瀚天那样的……宗师境界?”
 
    闻言,林猛心内一震,目光转到王柏涛身上。
 
    王柏涛眼皮一张,浑浊的眼睛里爆闪出两道锐利精芒,像是能穿透遥远时空:“活到我这把年纪,经历了这么多,别的不敢说,唯有阅人一项,颇为自得,至今未看错一人。没错,或许还要三四十年,甚至更久,但没有意外的话,陈轩能成为武道宗师。”
 
    王韵熙长呼出一口气,缓解心内倾天巨浪般的情绪:“燕京陈家,当年只是江东普通家族,却因与凌瀚天有深厚渊源,借凌瀚天之势,二十年间,鱼跃龙门,成为燕京名门,权势遍布华夏。”
 
    王柏涛缓缓点头,赞许道:“我熙儿天资聪慧,一点即通,你俩兄长远不如你,而你又无心参与家业,我不得不为家族做长远打算,如若我们江左王家,能与下一位武道宗师结下深厚渊源,大可不必屈居这一省几市。我们与陈轩有机缘,就当好好把握,何况,他还救过我和小林一命。”
 
    “女儿知道怎么做了,我会尽量主动跟他接触,拉近关系,为他解决困难,满足他需求,帮他尽早成为武道宗师,这也是在帮我们家族。只是,三十四年也太漫长了。”
 
    “耐心点,三十四年看似漫长,其实弹指既过,而且只要他突破到内劲大成,成就武道大师,便已大有可为。”
 
    林猛为王柏涛添上热茶,忍不住问:“老首长觉得,陈轩突破到内劲大成,需要多长时间。”
 
    王柏涛端起青花茶杯,摇了摇头:“这个难说,怎么也得再练个七八年吧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几天后。
 
    陈轩接到一个电话。
 
    是王韵熙打来的。
 
    王韵熙问:“有空吗?今晚来参加一场酒会吧,酒会后有个拍卖会,拍卖会上除了古物字画,也有珍稀玉石和名贵药材哦。”
 
    陈轩记起,自己上次和王韵熙吃饭时,无意间透露过对某些珍稀玉石和药材感兴趣。
 
    陈轩需要准备玉石和药材,是因为要制作辅助突破的药汤,无名古书中记载,一些玉石中蕴含大量地脉能量,而某些年岁长久的药材,长年吸收天地灵气。
 
    部分玉石和药材相当罕见和珍贵,很难寻觅。
 
    拍卖会是个好机会,肯定会有所收获。
 
    “有空,地点在哪里?”陈轩回应。
 
    王韵熙高兴的说:“太好了,地点我发到你微信上,我在外市,飞机有延误,可能会晚点到。”
 
    傍晚时分。
 
    陈轩来到微信中提示的地址。
 
    是一个高档会所。
 
    以淮宁国际名义举办的酒会。
 
    淮宁国际,名列全国百强地产公司,本市地产业销售额和利润常常排名第一,主攻高档社区和商业地产,本市两大人气最高的繁华商圈,就是出自淮宁国际之手。
 
    酒会中来的都是名流和富豪。
 
    酒会只是开场戏,真正的重头戏,是此后的拍卖会。
 
    拍卖会是不公开的。
 
    这种私下组织的拍卖会,比公开的拍卖会更有诱惑力。
 
    富豪、名流趋之若鹜。
 
    但审核严格,一票难求。
 
    不过,就算没有王韵熙带,陈轩也自有办法进去,美利坚白宫举行的酒会,他都混进去过,这又算得了什么。
 
    白雪媛给定做的正装,合适这个场合,省了些事,有个对时装很专业的老婆,是有好处的。
 
    陈轩对酒会和交际,兴趣不大,但对美食和甜点食欲满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