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万诚显得心情不错,他说儿子汤俊才最近收心了,不再搞摇滚,准备上个大学,可能去澳洲或美利坚念书,请郜淑云给点建议。
 
    汤万诚这个问题,问到点子上了,郜淑云是英语专业,又带过好几届高三毕业生,回答这样的问题,她最在行,而且看得出,汤万诚对她过于热情,似乎有几分别的意思。
 
    郜淑云和汤万诚热络的聊起来。
 
    汤俊才也不甘示弱,对打扮漂亮的邱晴,态度热枕。
 
    恰巧邱晴也有出国留学的想法,面对英俊潇洒,留着艺术范长发的汤俊才,她大有好感,况且,汤家在本市也算是有地位的富豪,否则没资格参加这个酒会。
 
    两人似乎对上眼了。
 
    酒会门口另外两个人,也是如此。
 
    他们是白羽升和白奕明父子。
 
    名义上,陈轩要称呼他们为二叔和堂哥。
 
    但上次白家家族小聚的饭局上,破坏他们争夺财产的图谋,虽然后来表面上和解,但白羽升父子早恨透陈轩。
 
    他们发现陈轩也在酒会中,并未上前打招呼。
 
    观察了一段时间,发现白家姐妹并没有来酒会,心中诧异,但白奕明心生一计,他给薛三少薛志鹏打了电话。
 
    他们要对薛家表明诚心和示好,把责任推给陈轩,薛家迁怒给陈轩,让陈轩没好日子过,也替自己父子出口气。
 
    陈轩竟敢单独堂而皇之出现在高端酒会上,这个机会不利用,还等到什么时候?
 
    没白雪媛保护,看你得多惨!
 
    白羽升父子一直向门口张望,见到薛志鹏身影,他们立马挤出笑容,迎了上去。
 
    薛志鹏面容颇为帅气,只是眼袋乌黑,眼神显得阴骘,他全身国际奢侈大牌,仅腕上限量瑞士钻金表就价值百万,气派不凡。
 
    “鹏少,你可来了。”白奕明上前熟络要握手。
 
    “少来,我对你们很失望,”薛志鹏一甩手,傲慢而愠怒的说,“那个陈轩在哪里?我倒要看看,是谁抢走我薛志鹏的女人!”
 
    薛志鹏身后一个保镖模样的彪形汉子说:“我马上把他腿给打折!”
 
    薛志鹏摆摆手:“不能在这里动手,这不是我们地盘。”
 
    白奕明指了指陈轩:“他在那。”
 
    薛志鹏看了两眼,嗤笑道:“就他?我还以为白雪媛嫁的人,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。”
 
    他迈开步伐,大摇大摆的走向陈轩。
 
    白奕明与白羽升相视而笑,没有跟过去。
 
    撺掇薛志鹏来挑事,绝对是个明智选择,没有白雪媛护着,陈轩一个人在这里,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,下场凄惨,任你有说得天花乱坠,能忽悠老太婆,还能忽悠到薛三少不成?
 
    薛志鹏走到陈轩身旁,故意笑着问:“蛋糕好吃吗?”
 
    “还不错。”陈轩吞下口中食物,略意外的回头扫了眼薛志鹏,今晚除女仆领导楚梦梵外,没人搭理自己。
 
    “吃够了吗?”薛志鹏又问。
 
    “差不多了。”陈轩看这人脸色,明白是过来找事的。
 
    不过他没空理会,因为他发现楚梦梵身影又出现了,她端着一盘酒杯,穿梭在人群中,有需要的人,会从她盘子里拿走酒杯。
 
    “麻烦你吃完也擦擦嘴巴。”薛志鹏一脸嘲讽的指了指陈轩嘴角的奶油。
 
    “谢谢。”
 
    陈轩拿出纸巾,擦掉嘴巴上的奶油,目光依旧在楚梦梵身上。
 
    太好玩了,一向严谨刻板的绝美警花楚梦梵,忽然穿上女仆装,真有点适应不过来。
 
    薛志鹏见陈轩爱答不理,像是没听懂自己的嘲笑,似乎也是一种无视,他心中更恼怒,提高声量,直接讽刺:“你一个吃软饭的,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上流酒会?”
 
    来事了!
 
    周围人一看是薛家三少,马上知道有好戏看了。
 
    本市首富薛家的三公子薛志鹏,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纨绔蛮横,谁惹他,谁没好果子吃,喜好打断别人的腿,他目前所念的大学,有个大学讲师得罪他,也被他叫人打断腿,丢在垃圾堆,他一点事没有。
 
    邱晴、郜淑云见那边吵起来,停下聊天,把目光投向陈轩。
 
    她们虽然没再聊陈轩话题,不过她们的眼角余光,一直有注意陈轩那边,以防陈轩过来,她们要避开,认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无品土鳖,会影响她们在酒会上流人心目中的形象。
 
    汤俊才刚发现陈轩,目光一缩,张嘴想对父亲和邱晴说点什么,但最终还是闭上嘴,只是狠狠向陈轩方向,瞪了一眼。
 
    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但薛三少出头怼陈轩,绝对是大快人心!
 
    白羽升父子嘴角扩大,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神情,他们期待和推动的事,正在发生。